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我生命里的女同学女孩少妇
我生命里的女同学女孩少妇
 告别处男,是高二那年。初吻的离别,是高一。
  高一那年,我花了迄今为止最长的时间,三个月,来追求一个班花,有人叫她级花,并告诉我说这个女孩儿很清高,谁都追不到。姑且成为X吧。当年做为一个常年被人夸帅的小男孩,当然受不了这个挑衅,于是我和那个男的打了赌,半年内一定搞定她! 我换了座位到X的后面,天天变着法儿的引起X的注意,从开始的写纸条,到后面的约她早点到学校送点好吃的,慢慢的得到了X的好感。在三个月后,我问她,做我的女朋友吧,好不好? 她红着脸说,好。 当时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,非常的尴尬。我想,应该是先拉手吧,于是我慢慢的伸手过去拉住了她的手,这个过程我的心跳的就像擂鼓一样!她的手很凉很软,后来初吻 也是给了她,这是第一次谈恋爱,初恋的味道很酸涩。再后来就因为学习的原因分开了,于是就是重点来了。
  分手后的我一时非常的颓废,有时候不想去上课,就请假去距离60公里的一个县城找表妹玩,别误会,只是喝酒聊天。在这个过程中,表妹介绍我认识了她的同学,一个称之为Z的女孩子,当时我是高二,她们是高一,表妹也有心撮合我们,Z是一个看起来很清纯,有点婴儿肥,身上不瘦,胸部目测有B的那么一个女孩子,很爱笑。有一天我去到那个县城,已经是下午7点了,她们已经开始上晚自习了,无聊至极的我又不敢让Z跷课,只能自己去游戏厅里打游戏机,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只要玩过游戏机的就不会不知道著名的KOF系列,98年的时候正在流行97格斗吧应该,我喜欢用大门、八神庵和MARY这个组合,跑题了……回来!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她到游戏厅找到我,让我送她回家,我起身就和她走了。她家那里有一个公园,她说今晚家里没人,想先和我去公园里呆一会再回。那时候身为处男的我哪里知道人家啥意思,呆呆的就跟着走了公园。那天晚上有月亮,她找了一个阴暗的地方,拉着我的手说:“咱俩找对象有一个月了,你还没有亲过我呢。” 我说:“我不太敢,怕你生气。”(现在想想,傻逼!) 她说:“我怎么会生气呢。” 这时候如果我再说话,就真傻了B了。捧起她的脸,慢慢凑了过去,毫不犹豫的法式热吻,觉得她的口腔芳香无比,亲不够的。亲了大概有5分钟,男人的本能发挥了作用,我的手自然的攀上了她的奶子,一捏,卧槽!没带胸罩!这还犹豫什么,她当天穿的是一个校服,里面就是牛仔吊带,果断手从衣服下面伸上去,抓住一个奶,说实话,这是我第一次摸奶,就想找到那个叫乳头的东西,可是我在最高的地方摸了半天都感觉不到乳头在哪里,心里想着这事儿,嘴上自然就慢了下来,她居然呻吟了一声,那一声可以说是当晚的春药。我紧紧抵着她在墙上,手不断的在她的奶上变换着形状,一直亲嘴一直摸奶,大概有个十来分钟吧,我的手开始往下走,一开始没敢直接摸BB,是抓着她的肉屁股摸,摸来摸去她不干了,说:“回家吧,外面有点冷。”我说好。我们就拉着手去她家了。
  进了房门倒是没那么急切了,简单的洗了洗手,洗了洗脚,衣服都没脱我们俩就躺到了她的床上。关灯,继续接吻,这一吻当真是昏天暗地!当我的手再次从她的奶移到下身的时候,差点把我惊死,牛仔裤,那么后的牛仔裤,在BB的位置居然湿透了!我确定不是错觉,因为借着月光我很清楚的看到她的BB位置湿透了。当时已经看过数百部A片的我,如何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!脱光,把俩人都脱光,准备提枪上马。脱光了我再次借着月光看了下她的BB轮廓,毛很少,小阴唇很厚,上面的褶皱很多,闻一下有点骚味,摸一摸一手水,滑滑的,透明的,当时我还没有给女人口交的爱好,于是我趴上她身体的时候,她小声说,轻点,人家是第一次。我心里想着,处女?处女为什么这水跟鲸喷一样…心里有点不爽,学着电视上的样子,找准了地方,一下就把龟头插了进去,感觉阴道口正好在我的龟头位置,特别的暖,特别的热。她只是惊呼了一声,就没了动静。我特么第一次啊!继续往进插,很滑很顺利的就到底了,我心里想着就这个宽松的程度,还给我装第一次,扯蛋!于是,抽、插、抽、插,擦,感觉不对,要射的感觉,猛的往出一抽,再鸡巴离体的那一瞬间,我射了,射到了阴唇上,床单上。不到15秒吧…然后我就没动了,趴在她身上,她问我,射了? 我说嗯,我也是第一次。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要用也这个字,可能是为了给她一点心理安慰吧。她笑了笑说,我好累啊,下面好疼啊,你的东西好大啊什么的,我心里想着扯鸡巴蛋,我自己的炮什么口径我还不了解,你说大可以,说好大就是在扯淡,一下就进去了你告诉我你是处女,谁信谁孙子。她还带着哭腔问我,得到了她,是不是就要离开她了,我嘴里说着不会的不会的,心里想着要去找表妹问问她的历史。休息了大概15分钟,初尝滋味的我又忍不住了,轻车熟路的一套下来,我发现自己天赋异禀啊,半个小时不射,享受着鸡巴摩擦阴道壁的那种快感,越做越有感觉!而她,整个过程中一声都不吭,压根没反应感觉,更别提什么BB蠕动啥的了。除了无尽的淫水外根本没特征。做了有40来分钟(我记录了时间),我射在她的肚皮上了。自此以后,她一有时间就传呼我,让我去找她,我很纳闷,每次都让我去找她做爱,可是每次她都表现的像一具尸体,实在是搞不懂。 后来的后来,我妹妹告诉我说,她其实早就不是处女了,跟我在一起就是看我长的帅气唱歌又好听,带出去在她的同学面前有面子。我呢,也不计较了,毕竟我占了人家的便宜。
  分手的导火索,是一次胆大妄为!那天她又让我去找她,我就去了,像往常一样走到她家单元门的时候,她告诉我说,进去了要小声点,她妈妈睡觉了已经。擦,她妈妈睡觉了?在家? 那找我来干蛋!我说不好吧,她说没事儿,她妈妈睡觉的时候是门关的紧紧的,只要我小声就不是问题。我也是精虫上了脑,没怎么考虑就跟着上去了。轻手轻脚的进大门,轻手轻脚的进了她的房间,上床,脱衣服,开始亲吻,擦淫水,抽插。 在第二次做爱完,我的肚子有点不舒服,想上厕所,她不让我出去,dedelao做最專業的站说去洗手间给我拿一个便盆。我说那行吧。她就出去了,我穿好内裤就在等她。过了一会儿听到门响,我想我站起来给她一个惊喜…于是门开了,我结结实实的被惊喜了一下,一个中年女人站在那里!她妈来了!! 她妈厉声问我:“你是谁?!” 我特么不知道怎么回答,说,我是Z的朋友。这时候Z已经拿着便盆站在她妈妈身后了,小声说,“我不认识他” … 尼玛啊,有点脑子好吗,不认识我我穿成这B样儿在你的房间,凌晨三点?! 这时候又传来一个声音“怎么了怎么了”,让我脑袋短路的事情发生了,这声音是她哥哥的,她哥哥竟然是我玩游戏的机友,是游戏机的机友,不是现在的那个基友啊! 这尼玛还说啥,飞快的套裤子穿衣服。当时穿了双木屐。她妈妈看我穿好了衣服,忽然狂吼了一声一把抓住Z的头发要打,我一看不对,赶紧拉住她妈妈,说阿姨别这样,都是我的错,别打别打。她哥哥也过来拉着她妈。我说了句对不起,就走了。后来听说她妈妈也没打她,只是让她和我断绝来往。她后来问我,那晚我说我不认识你,你恨不恨我。我说不恨,你说这话一定没过脑子,我不怪你。再后来,就分手了。分手后的第二周,认识了一个高一的女孩子,C+的胸围,下次再表,今天在单位好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