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舞女】(20) 作者:qian1223
【舞女】(20) 作者:qian1223
字数:394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第二十一章股间最强压迫(上)

  同样在西区某处,胡亮已经给姐姐打了十多通电话,无一不是无人接听,随后他又打给父亲,得到的也是相同的回应: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,请稍后再播。想到桃子与卡萨负责人的亲密关系,还有张卞泰悬赏的事,不详的预感越发强烈,胡亮急匆匆去找自己在西区结识的一位大佬,希望他能帮忙查一查。毕竟在这种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回东区是很不明智的选择。

  那人姓陈,本名不知,大家都叫他陈老虎,乃是西区众多势力中最强大的帮派黑虎堂的大佬。话说这陈老虎有勇无谋,手下的黑虎堂原本也只是一个小帮派,传言后来陈老虎在不知名人士的帮助下才渐渐将帮派壮大,时至今日竟成了有望统一西区黑道的一大势力。当然其本人矢口否认了这个传言,就连帮内高层成员也无从知晓。至于胡亮是如何认识陈老虎的,那便要从两年前说起。

  两年前张卞泰还是胡亮的姐夫,然而这个姐夫多年来都不肯提拔他,他一气之下带着仅有的小股人马来到西区。当时西区黑道已经处于十分混乱的状态,到处都有黑道份子在互相砍杀,胡亮手上只有二十来号小弟,哪有实力参与进去,所以就尽量躲避防御。就是在这个时候,他碰见了现在的陈老虎。陈老虎当时正带着为数不多的小弟和一个不知名的帮派厮杀,眼看不敌,胡亮没有多想便出手相助,一同打跑了敌人。

  事后陈老虎感激涕零,并和胡亮结为兄弟,立志要将黑虎堂壮大。两年后豪情壮志得以实现,除了那个无法考证的传言,黑虎堂成员都认为胡亮一直为陈老虎出谋划策,也是功不可没。

  ……

  「扬扬,来闻闻姐姐的脚。」吴暖月温柔地说道,黑丝玉足离张扬的鼻子只有不到5公分的距离。

  张扬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近在咫尺的黑丝玉足,胳膊肘一撑将鼻子贴了上去。
  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随着吸气而飘入肺中,张扬露出一个陶醉的表情,就像那些犯了几天毒瘾终于如愿的人一样。吴暖月慢慢地移动玉足,一点点拉开与鼻子的距离,令人惊讶的是张扬竟也跟着移动,仿佛哈巴狗伸着脖子追寻那迷人的足香。转眼间他被牵着鼻子引入了吴暖月的私处前,这里芳香更浓,却也更危险。传闻太子妃很喜欢让小孩用嘴舔舐私处,一边享受稚嫩的口技,一边用美腿进行玩弄缠绞。例如在高中时期她那同父异母的弟弟,就是经常被夹在大腿中戏耍的对象。

  「扬扬,这里香吗?」吴暖月依旧温柔,倒与平日里的高冷性格极为不同。只是很少人知道她的温柔乃是诱惑的剧毒,既让人销魂蚀骨,也会要了性命。
  「香,香,姐姐,我可以亲一下吗?」张扬被迷得晕头转向,竟主动提出了这般要求。

  「咯咯咯~ 」吴暖月娇笑了起来,双手伸入裙中将裤袜褪到膝盖上方,露出的大腿洁白而富有光泽,柔嫩而富有弹性,她说道,「当然可以啦。来,进来吧。」
  「扬扬,不要!」胡萍萍喊道,但她的儿子压根是充耳不闻,却是很听吴暖月的话,小脑袋已经钻入裙下,嘴巴对着一片薄布,鼻子里闻着夺魂芳香,情不自禁便隔着薄布将私处用力亲了一下。

  「啊…」吴暖月娇躯微微颤了一颤,把裤袜重新套上,一边说道,「扬扬轻点,慢慢来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」

  「嗯。」裙下传出模糊不清的应答声,张扬的小脑袋被丝袜完全包裹其中,两条美腿又将他的脖子牢牢缠住,呼吸颇有些不顺畅。

  「来,给姐姐好好地舔。」吴暖月眯着凤眼,将张扬的嘴按在私处,大腿夹在脸颊两侧,不太紧但刚好叫他动弹不得。

  张扬虽不懂得口交技巧,但他把私处当做美味的食物一口一口去舔,即便青涩却也令吴暖月一阵阵微微颤抖,这也有体质的因素在里面。吴暖月天生是敏感体质,稍微受点刺激便能快速进入状态,不过一旦进入状态也会出现可怕的事情——她会在快感的驱使下不自觉地用双腿缠住对方,快感越强烈缠得越紧。当高潮来临之际,那双绝世美腿就如同彻底解开了封印,缠绞粉碎一切。

  因此与吴暖月做爱也是一种生死考验,鼎鼎大名的太子也曾好几次被她紧紧缠住腰身,差点没被活活夹死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,吴暖月慢慢娇喘了起来,不知何时已将内裤的系带解开,让张扬的嘴与下面的嘴无间隔接触。里面源源不断地有蜜汁流入张扬口中,张扬悉数咽下,仿佛那真的是香甜可口的佳品。

  不过也有令张扬难受的事,由于快感愈渐强烈,吴暖月使劲夹紧着大腿。她虽然没有桃子的大腿那么丰满,但也能将张扬的脑袋包裹得几乎看不见,况且她的大腿力量远在桃子之上。此刻在欲望的支配下,吴暖月放纵了内心的恶魔,两条美腿蜷缩起来彼此交叉,小腿将胯下的脑袋紧扣在私处部位,大腿则绷紧肌肉进行压迫,然后继续享受快感。如此一来,张扬自然要被堵住口鼻,窒息了。
  「呜呜…好闷…」窒息感愈加强烈后,张扬也开始挣扎了,不过吴暖月实在夹得太紧了,以至于他如何用力都逃脱不掉面前的闷热潮湿。

  「嗯…扬扬,再坚持一会…嗯…」吴暖月抱紧胯下的脑袋,眼神迷离,大腿更加用力地向里面挤压,仿佛要将张扬吞噬掉一般。张扬的挣动随之变得异常猛烈,手舞足蹈的,两腿在地上胡乱蹬着,看起来就十分痛苦。

  「扬扬!!!」老人的嘶吼声猛地响起。胡耀天凭着最后一股劲硬是从张倩妮脚下挣脱,步伐矫健朝吴暖月冲去。可惜他没跑几步又被绊倒,端直摔个狗吃屎。张倩妮轻盈一跃,双膝朝下落在胡耀天背上——「噗!」胡耀天毫不夸张地喷出一口血,头一歪没了声响。

  「爸!!!」胡萍萍泪流满面地哭喊着,以为父亲已经死了。

  「放心,我有分寸,死不了的。」看到桃子投来的目光,张倩妮微笑地解释道。

  桃子这才松了口气,当然不是担心胡耀天生死,而是自己还没尽兴怎么能少了个猎物呢?再看张扬那边,挣扎渐渐微弱,小脑袋在大腿包缠下几乎不见可踪影,桃子便说:「暖月,别杀他。」

  吴暖月果然松懈了腿力,似笑非笑地问道:「怎么,你舍不得他吗」

  桃子摇了摇头,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,说道:「当然舍不得了,我要他一辈子呆在身边,把他当做玩具折磨一辈子。」

  吴暖月听罢发出悦耳的笑声,说道:「咯咯咯…那可比死还要痛苦。」
  桃子微笑不语,目光转向泣不成声的胡萍萍,眼神中闪过一丝妖异的光芒——重头戏要开始了。

  锁着胡萍萍的铁镣也被解开,她无力地瘫坐在地,已然没了平日里的强势。她的父亲生死未卜,她的儿子还被吴暖月夹在胯下玩弄,一切都大势已去。
  「萍姐,请吧~ 」桃子指着一张刑床说道。

  胡萍萍看了看桃子,又看了看那张刑床,心中犹豫不决,她知道躺上去就意味着死亡,「一定要这样吗?」

  桃子冷笑一声,说道:「早知今日何必当初,你要是没有三番五次地找事,会有今天的下场吗?」

  「是你欺负扬扬在先!」胡萍萍怒道。

  「我有欺负你吗,扬扬?」桃子看向张扬。

  「没…没…」张扬还在黑丝美腿的控制之下,哪敢说有,而且下一刻吴暖月又将他塞进去继续享受了起来。

  「你看,你儿子说没有。」

  「你…」

  「少废话,你要自己滚上去还是我让人请你上去?」

  面对咄咄逼人的桃子,加之自家老小的安危,胡萍萍别无选择只能遵从。那刑床设计得很有个性,大约有三米长两米宽,中间有个人形的凹槽,她躺上去后头部正好露出床外,四肢则又被铁镣锁住。

  桃子脱去了包臀小皮裙,下身只有一条黑色蛇纹连裤袜,连内裤都没穿,两条丰腴的大腿宛如巨蟒,令人望而生畏。

  「最后问你一个问题,那个女人去哪儿了?」桃子站在胡萍萍头部上方,两腿分立于两侧,她指的是莉莉。

  「不知道。」胡萍萍很干脆地回答,也许是出于江湖义气,她不肯出卖自己的好姐妹。

  「不说?没关系,我迟早会逮到她的。现在也让你尝尝这夺命剪刀腿的滋味!」桃子的嘴角泛起一抹嗜血杀意。

  俗话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桃子两腿呈约120°张开,双手伸到背后揪着胡萍萍的脑袋一点点将丰臀下压,直至其咽喉部位与私处紧密相结合,然后大腿缓缓合并,两只秀美丝足勾缠在了一起。她回过头冲胡萍萍一笑,说道:「这个叫臀夹,老女人你准备好了吗~ 」

  臀夹,是桃子根据自身优势而创的终极绞技,能够将臀腿结合所产生的挤压力发挥到极致的一种绞技。比如颈动脉绞是运用双腿伸直夹紧后的股四头肌进行强烈压迫,臀夹则是在69绞基础上改良而来,并且更具威胁。它是将被夹者的脖颈直接卡在紧贴私处的地方,然后运用大腿根部(整条腿最丰满面积最大的部位)和臀部肌肉同时进行压迫,越丰满的大腿所形成的杀伤力就越强。以此刻胡萍萍为例,她的脖颈尤其是咽喉被桃子深深塞入胯下,两条浑圆结实的大腿又将其牢牢夹在中间,一旦发力,大腿内侧就会紧紧收拢,如同一只手掐着她的喉咙。如果这时双腿再全力绷直夹紧,臀瓣也达到究极收缩状态,两者合一所产生的压迫效果可以说取人性命乃是轻而易举。

  此技对力量要求不算太高,关键是要拥有丰满的大腿和臀部。桃子的身材不必赘述,丰乳肥臀,大腿丰腴结实,缠绞脖颈毫不含糊,不过这招终极绞技至今只对张卞泰用过一次,并且被当事人称为是最恐怖的一次经历。

  此时此刻桃子嘴角带笑,回头俯视下方,眼神中充满嘲弄的意味,她还未发力只是将脚腕微微勾着。而胯下的胡萍萍已经感觉到来自于大腿根部的些许压迫,呼吸有些不大顺畅,脸颊正一点点涨红。眼前的翘臀看上去硕大可怕,她不禁咽了口唾沫,喉间的律动马上隔着丝袜传递到桃子私处,勾起一丝醉人的快感。
  「那么~ 开始吧~ 」刚才那一下刺激就像是一把钥匙,立即开启了通往美妙天堂的大门。桃子等不及要开始享受scissorsleg所能带来的异样高潮,更等不及要将仇人活活夹死在自己的胯下。

  当桃子勾紧脚腕,绷直并夹紧双腿,原本因胯下夹着脖子而无法并拢的缝隙也消失了。在这一瞬间她几乎使出了全力,大腿根部随之带着巨大夹力从两侧涌向中间。胡萍萍顿时眼前一黑,呼吸完全阻断,脖子迫于压力而被夹得紧缩细小,一种名为恐惧的情感逐渐蔓延至大脑的各个角落。

  「啊~ !」桃子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,不仅仅是快感侵袭,更因为这是复仇终结的开端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